胖头鱼稍微改了下名

全职如果没大事应该不会搞,欢迎取关,最近POT,梦间集沉迷中。

cp@听说关东煮和巧克力更配哦

The Best One1

*年龄操作注意!
*part1真的看不出是乐……orz
*突然起飞………………………………






1. 唐柔看了那个坐在长椅上的男孩子很久了。

 并不是出于什么奇怪的癖好——也就是人们常说的hentai什么的,只是单纯地喜欢观察人而已,她老是喜欢不太礼貌地盯着别人看,小时候改掉了,现在看到这个男孩子,她觉得自己旧病复发。 

可是他什么都没做,对不对? 

他确实是什么都没做。

 男孩子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长椅上,穿着宽松的皮卡丘卫衣,手插进口袋里,短短的腿晃来晃去。唐柔注意到他的皮肤很白,也很纤瘦,她连续来了好几天,男孩有时候坐在长椅上,如果有同龄人找他,他就会跟他们过去,这时候唐柔不会动,因为他们不会跑很远,而他在人群中也足够显眼。有时候唐柔能看到男孩很轻易地就能把别人推倒,与他外表所展现出来的柔弱截然相反。

 唐柔对此暗暗诧异,她虚握了几下自己同样白皙的手,自认那么小时还无如此力量。 但这个男孩也很容易丢,唐柔再次抬起头来时,他已经不见了。 

勘斯里尔城是这战火纷飞的国度里最安全的城市,他不会出事。 

唐柔这样想着,回了家。 



2. 唐柔再次看到那个男孩是在学院里。

 她随父亲到军事学院办理入学手续时路过操场,听见一个很响亮的声音喊道,

“张佳乐!出列!”

 唐柔朝操场看去,一个酒红色头发的孩子利索地出列,未等教官命令便自顾自地绕着操场跑起来,唐柔驻足了好一会儿,操场的跑道很大,直到拐到第三圈的弯道时,张佳乐才仿佛心有灵犀似的抬头看她一眼,发现她也在看他时露齿一笑,这时候那边传来了教官的声音:“笑什么呢张佳乐!加一圈!” 

唐柔看了眼操场,觉得自己给这人造成了点儿麻烦,而张佳乐显然比唐柔更清楚地知道这操场跑一圈是有多累,他懊恼地低下头小声地,大概是骂了句什么,然后又挺直腰板跑了起来。

 唐柔想他应该不会再看过来了,于是转身走进了教学楼,她没看到张佳乐跑到弯道时更加隐蔽而快速地扫了眼她刚刚所站着的位置,然而那里空无一人。 

与此同时,唐柔的脚步顿了一顿,她忽地想起那个大约一年以前她曾久久注视过的男孩的背影,那个背影与刚刚那个冲她笑的身影完美重合,不需要再看一眼她也知道是他。

唐柔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笃定,不是出于什么逻辑推理或者图像对比,她知道这个年纪——他看起来不过八九岁的样子——的小孩子长得很快,但是她很清楚。 

对,这就是他。



 3. 在军校的日子很枯燥,姑娘们每天累得倒头就睡,开始唐柔的洁癖还让她保持了每天洗澡的习惯,但没几周她便举了白旗,几个月后她已经习惯了在一片汗臭味中入睡,然后每天早上早早地爬起来抢浴室。

 军校对她这样的大小姐并没有什么优待,教官每天嘶吼着你们也是要上战场的,这种时候也确实没人敢耍什么小脾气,老老实实地学习理论知识,这时候还好,但真的选武器之后就要开始加大强度训练了,唐柔之前听说过加强训练的强度会是目前的一倍不止,一想到未来的艰难日子,她就头痛不已。

 于是,在选武器的前一天,302的四人寝室,难得的没有倒头就睡,而是一起坐在床上,思考人生。

 “你们想好选什么武器了吗?”戴妍琦问道。

 “弓。”苏沐橙回答道。

 “法杖。”楚云秀耸了耸肩,“刚好有魔力波动,系里也不会允许我选别的。小戴也是吧?” 

戴妍琦沉痛地点点头。 

有魔法波动的人是稀有动物,一般会被直接扔去学魔法,而魔法波动又分为好几种,大致地分一下就能分为用鬼剑的,用法杖的,用符的,以及用扫把的。

 不过,除了有魔法波动的人自己知道自己是哪一种,别人虽然能感受得到,到这其中细微的差别却很难感受得出。

 寝室里四个人,三个都定下了,于是,她们自然而然地看向了唐柔。

 “柔柔你呢?” 

唐柔想起之前武器参考时去问那个教官时得到的回答。


 “什么武器最强?”

 “矛。” 


“矛。我选矛。”她坚定地说。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