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头鱼稍微改了下名

全职如果没大事应该不会搞,欢迎取关,最近POT,梦间集沉迷中。

cp@听说关东煮和巧克力更配哦

【黄少天生贺】冰雨

夜雨声烦的剑曾经是冰雨,后来这把伴随了这个角色将近十年的剑安静地入鞘,被放在了仓库里。


黄少天退役后开了一家甜品店,李轩经常过来蹭吃的。

说起来他俩是一同退役的,黄金一代里还在坚守的人只有喻文州,黄少天不好经常去打搅他,只好隔段时间送甜品去。

那么在无所事事的时间里,能陪黄少天唠嗑的只有李轩。

“我觉得我已经开始提前过上糟老头子的生活了。”黄少天躺在床上。他占据着整张床的半壁江山,李轩只能坐着嗑瓜子。

“你有这种觉悟就好了。”李轩说。

黄少天叹了口气:“不打荣耀都感觉没事情做了,”他把脸贴在凉飕飕的竹席上,“我觉得我已经失去了人生的方向!”

李轩继续嗑瓜子,一点反应都没有。

“两冠在手其实也已经差不多了,加上世邀赛就有三个了,其实也是功德圆满了。你说我为什么要退役呢?还可以再拿一个冠军嘛!”

李轩忧愁地看着已经蠢蠢欲动的前剑圣,拍了拍手中的瓜子壳,说:“你歇歇吧,让年轻人有个位置。”

李轩走出了黄少天家,然后往下一层到了自己家——对,他们上下楼,锁上了门。

黄少天继续在凉席上滚来滚去,忽然想起来什么,猛地坐起来往地上一看——满地瓜子壳。

黄少天磨牙。

“李轩你大爷。”


果然还是手头发痒。

黄少天戴了副眼镜偷偷摸摸去了小区附近的一个网吧,开了个包间。说起来其实还是坐大堂更合他心意,但是这样很容易被人认出来。

走上楼的时候,他看见一个戴着口罩的人匆匆下楼,两人打扮得都很奇怪,互相对视一眼总有种微妙的名为“啊什么嘛原来不止是我一个人这么奇怪啊”的喜悦感。

黄少天觉得那人有点眼熟。

他正想着,那个人突然跳过来摘下口罩,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

……哦,李轩。

聊天不如打架。

两个人都上号打了一盘,李轩输了,毕竟阵鬼单挑能力真心不强。

李轩正想再来一局,转过头看见黄少天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QQ界面找pk对象,口中念念有词。

李轩愣了愣,然后打开了荣耀视频,一叶之秋vs夜雨声烦,一叶之秋变化不大,但是夜雨声烦装备变了很多。

视频开始,激烈的打斗声从耳麦里传出来。

“这一击可以打到的,瀚文还是太慢了点。”

李轩吓得一激灵,转过头去发现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身后。

“看什么看,好好看视频,我有什么好看的,就算我很帅,你也应该好好看视频。”黄少天把李轩的脸转到电脑荧幕前。

李轩点了回放,刚才黄少天那句话他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荧幕上夜雨声烦举着重剑劈向一叶之秋,李轩点了暂停,指着荧幕说:“现在用的是重剑,他已经够快了。”

黄少天再看了一遍之后就很快地发现了自己的失误,由于前面没看的缘故,他甚至判断错了这一剑的意图。

黄少天揪了揪脑后的头发,说:“我都忘了,夜雨声烦的武器不是冰雨了。”他夸张的说:“真是老了啊,我连出剑意图都看不清了。”

——当然不是因为老。

李轩很清楚这一点,但他没说话,黄少天还在絮絮叨叨,像从前一样烦,但是李轩惊恐地发现,他好像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烦。

在比赛场上的时候李轩很想把交流用的文字框遮住,跟黄少天交谈的时候他很想用胶带把黄少天的嘴巴封住,现在他不想用胶带,他想用嘴。

李轩发现自己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心情复杂地看了一眼黄少天,黄少天莫名其妙地回瞪他一眼。

视频放完了,也到饭点了,黄少天起身准备回家,李轩走在他旁边,两个人的打扮看上去仍然很奇怪,这两个奇怪的人就这样被粉丝认出来……

然后他们一路狂奔,终于……错过了饭点。


对于一把剑来说,他的使命就是与主人一起征战沙场,夜雨声烦曾经有把剑叫冰雨,这把剑在他的主人手上是最好的利器,蓝雨曾经有把剑叫黄少天,他曾经为蓝雨斩下两冠。
现在黄少天退役,冰雨也入鞘,对于一把剑来说,他已经完成了宿命,所以了无遗憾。
荣耀的第一任剑圣叫黄少天,账号卡是夜雨声烦,武器是冰雨,现在已经退役,开了一家小餐馆。

但他的风华从未被抹去,他的荣耀永存。

评论(14)

热度(40)